体检重要性与必要性—肝肿瘤并门静脉癌栓形成【西安高尚医学影像】

时间:2021-6-10   浏览量:169

【病史摘要】徐某,男,52岁,有长期饮酒史,上腹不适,要求体检。

腹部彩超 检查


肝包膜不光滑,内部回声增粗、分布不均匀

门静脉右支管腔内见大小约23mm×14mm实性低回声充填


门静脉右支内低回声处可见血流充盈缺损,其内部无明显血流

超声提示

肝硬化声像图表现

门静脉内实性占位病变(建议超声造影)

肝门淋巴结肿大

门静脉增宽、胆囊旁静脉曲张

脾肿大

腹水(及少量)

为进一步明确诊断,超声检查医师与该男士进行沟通后,随即为其进行超声造影检查

超声造影显示门静脉内低回声呈高增强

延迟期肝S7局部回声减低,范围约82mm×50mm

内见范围约13mm×16mm低增强区

超声所见
肝包膜不光滑,实质回声增粗,不均匀,以右叶显著,肝内可见散在高回声结节,最大约7mm×5mm,边界清,形态规则,CDFI显示高回声结节未见明显异常血流信号。门静脉主干内径约14mm,门静脉右支管腔内见实性低回声,大小约23mm×14mm,边界不清,形态不规则,局部与肝组织分界不清,CDFI:门静脉主干血流缓慢,左支血流充盈好,右支血流充盈缺损,低回声内未见明显血流信号。超声造影:经左侧肘静脉团注超声造影剂sonovue2.0ml。肝组织开始增强时间8秒,病灶开始增强时间11秒,边界清晰。脉期呈均匀高增强,至门脉期和延迟期消退为低增强。延迟期肝S7段局部回声减低,范围约82mm×50mm,内见一低增强区,范围约13mm×16mm。

超声提示
门静脉内实性占位病变(考虑癌栓可能)

肝S7段异常回声(不排除原发性肝Ca,建议进一步检查)

经与放射科协调,当天即为该男士安排了上腹部磁共振平扫+增强检查。

检查结果如下:

肝硬化、原发性肝癌

1.肝硬化

常见病因:

慢性病毒性肝炎(乙型肝炎、丙型肝炎)

长期酒精摄入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

胆汁淤积

遗传和代谢性疾病

药物或毒物等

在我国大多数为肝炎后肝硬化,少部分为酒精性肝硬化和血吸虫性肝硬化。

临床症状:

早期(肝功能代偿期)——往往无明显症状,或出现乏力、食欲减退、恶心腹胀不适、上腹隐痛、轻微腹泻等轻微症状

后期(肝功能失代偿期)——乏力、皮肤黄染(黄疸)、瘙痒、下肢水肿、易出现淤青及鼻、牙龈出血、手掌发红(肝掌)、蜘蛛痣、体重减轻 、腹痛或腹部不适、行为或意识错乱。

2.原发性肝癌

原发性肝癌指原发于肝细胞或肝内胆管上皮细胞的恶性肿瘤,是目前我国第4位常见恶性肿瘤及第2位肿瘤致死病因,主要包括肝细胞癌(HCC)、肝内胆管癌(ICC)和HCC-ICC混合型3种不同病理学类型,3者在发病机制、生物学行为、组织学形态、治疗方法以及预后等方面差异较大,其中HCC占85%~90%。

我国肝硬化和肝细胞癌患者中,由乙型病毒性肝炎所致者分别为77%和84%;慢性丙型肝炎病毒感染者中,肝硬化失代偿的年发生率为3%~4%,原发性肝癌的年发生率为2%~4%。

原发性肝癌因其起病隐匿、进展迅速、恶性程度高、治疗难度大等特点,给社会带来沉重医疗负担。

随着医学影像学的不断发展,《原发性肝癌诊疗规范 (2019年版)》中增加、补充了超声联合应用、普美显(钆塞酸二钠注射液,Gd-EOB-DTPA)MRI检查的影像学特点、正电子发射计算机断层磁共振成像(PET/MRI)等内容,对于肝癌诊断、术中定位、术后评估等方面起到重要作用。

(1)借助肝脏超声检查联合血清AFP进行肝癌早期筛查,建议高危人群每隔6个月进行至少1次检查。

(2)动态增强CT和多模态MRI扫描是肝脏超声和血清AFP筛查异常者明确诊断的首选影像学检查方法。

(3)肝癌影像学诊断依据主要根据“快进快出”的强化方式。

(4)肝脏多模态MRI检查是肝癌临床检出、诊断、分期和疗效评价的优选影像技术。

(5)PET/CT有助于对肝癌进行分期及疗效评价。

(6)具有典型肝癌影像学特征的肝占位性病变,符合肝癌临床诊断标准的病人,通常不需要以诊断为目的的肝病灶穿刺活检。

(7)对血清AFP阴性人群,可借助AFP-L3、PIVKA II和血浆游离微小核糖核酸进行早期诊断。

CEUS:超声造影

EOB-MRI: 普美显(钆塞酸二钠注射液,Gd-EOB-DTPA)MR


部分患者在肝硬化背景下,肿瘤发生有时较隐匿,当同时出现门静脉栓塞时,需高度警惕,应同时结合超声造影或其他影像检查及患者临床资料、实验室检查等能够最大限度的避免漏诊及误诊。

本文由高尚医学影像超声心电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