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CT-MR诊断肺隐球菌病一例【西安高尚病例】

时间:2021-6-7   浏览量:106

病史摘要

男性,63岁,低热、盗汗、发力、纳差1月余,伴轻度咳嗽。既往“误诊为重症肌无力”,行免疫抑制剂治疗四个月。

2020年7月:CT体检发现肺内单发下小结节,最大径约0.4cm。

2021年4月28日:CT左肺下叶后基底段胸膜下软组织肿块,伴左肺下叶多发结节,性质待定。

肿瘤指标:

异常糖链糖蛋白(TAP):    139.07↑

2021年5月19日来我中心行PET/CT检查,排除肿瘤性病变。

PET-CT/MR 图像

 

PET/CT-MR多模态显像报告


病理

讨论

1、新生隐球菌属于酵母菌,广泛存在于自然界,尤其在禽类粪便中多见,其通过呼吸道进入人体而致病。肺隐球菌病多继发于免疫功能缺陷患者,如艾滋病患者、器官移植患者、糖尿病患者及长期使用肾上腺皮质激素患者等,且发病率呈现不断增高的趋势[1]。

2、而近年来,肺隐球菌病也越来越多见于免疫功能正常者[2]。

3、肺隐球菌病的临床表现不典型,绝大多数患者可无症状,部分患者则可表现为咳嗽、咳痰,胸闷、胸痛,甚至是急性呼吸困难等呼吸道或肺部症状[1]。

4、肺隐球菌病还可以合并肺外感染,如隐球菌性脑膜炎,其是导致艾滋病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此外也可导致皮肤、眼和骨骼等器官的损害[3 - 4]。

5、胸部 CT 检查对肺隐球菌病的诊断至关重要,但肺隐球菌病的影像学表现多种多样,极易导致误诊。有报道称肺隐球菌病与肺结核及肺癌可合并存在,这进一步增加了其相互之间鉴别的难度[5 - 6]。

6、肺隐球菌病的主要影像学表现为: 病灶多位于右下肺叶,免疫功能正常患者主要表现为肺结节和肿块的局灶性病变,而免疫功能缺陷患者主要表现为弥漫浸润性病变,可合并空洞、晕征和胸腔积液等病变[3 - 4]。

7、18F-FDG PET /CT 目前已广泛用于肿瘤的诊断和分期,也可以用于良恶性病变的鉴别,但其在肺隐球菌病中的影像学特征尚不十分清楚。有研究表明对于大部分肺隐球菌病患者也可表现为较高的FDG 摄取,且在免疫功能正常患者及免疫功能缺陷患者之间并无差异[7]。因此 18F-FDG PET /CT 并不能完全鉴别肺隐球菌病和肺癌。

8、本例结合MR多功能多参数显像,通过强化及功能成像排除恶性病变可能。因此,PET/CT结合MR多模态显像对良恶性鉴别还是非常有意义的。

确诊

肺隐球菌病越来越多见于临床,但其临床表现及影像学表现无特异性,较易误诊,因此在临床上,对于症状不典型的肺结节、肿块或弥漫浸润性改变的患者,应尽早行支气管镜检查或经皮肺穿刺明确病理诊断,以避免外科手术、误诊等,对患者带来的不必要的创伤和心理压力。

鉴别诊断

治疗

肺隐球菌病的治疗,因患者的感染部位、病情严重程度和免疫功能状态的不同而有所差异。美国感染学会的肺隐球菌病的治疗指南,推荐局灶性肺浸润改变和轻至中度症状的患者口服氟康唑 400 mg /d,持续 6 ~ 12 个月; 而弥漫性肺浸润改变的患者的治疗应与隐球菌性脑膜炎的治疗方案相同,即根据患者的免疫功能状态个体化行两性霉素联合氟胞嘧啶诱导,以及以氟康唑巩固和维持的治疗方案[8]。但近年来隐球菌感染对氟康唑的耐药率越来越高,为其治疗带来挑战,以植物为原料的新型抗真菌药物的研发、免疫疗法的应用等,也为肺隐球菌病的治疗提供了新的选择[9 - 11]。

参考文献

[1] 徐作军. 肺隐球菌感染的诊断和治疗[J]. 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 295 - 296.

[2] CHANG CC,SORRELL TC,CHEN SC. Pulmonary Cryptococcosis [J]. Semin Respir Crit Care Med,2015,36( 5) : 681 - 691.

[3] JARVIS JN,HARRISON TS. Pulmonary cryptococcosis[J]. Semin Respir Crit Care Med,2008,29( 2) : 141 - 150.

[4] XIE LX,CHEN YS,LIU SY,et al. Pulmonary cryptococcosis: com- parison of CT findings in immunocompetent and immunocompro- mised patients[J]. Acta Radiol,56( 4) : 447 - 453.

[5] HUANG CL,CHEN CT,WU SW,et al. Simultaneous coinfection with Cryptococcus neoformans and Mycobacterium tuberculosis in an adult[J]. QJM, 223 - 224.

[6] 李红艳,兰长青,翁恒,等. 结节型肺隐球菌病合并肺癌九例临

床特征及 影 像 学 分 析[J]. 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17,40 ( 11) : 850 - 854.

[7] WANG SY,CHEN G,LUO DL,et al. 18F-FDG PET /CT and con- trast-enhancedCT findings of pulmonary cryptococcosis[J]. Eur J Radiol,2017,89: 140 - 148.

[8] PERFECT JR,DISMUKES WE,DROMER F,et al. Clinical prac- tice guidelines for themanagement of cryptococcal disease: 2010 update by the Infectious Diseases Society of America[J]. Clin In- fect Dis,( 3) : 291 - 322.

[9] CHEN YC,CHANG TY,LIU JW,et al. Increasing trend of flucon- azole-non-susceptible Cryptococcus neoformans in patients with in- vasive cryptococcosis: a 12-year longitudinal study[J]. BMC In- fect Dis,15: 277.

[10] SANTOS JR,CSAR IC,COSTA MC,et al. Pharmacokinetics/ pharmacodynamic correlations of fluconazole in murine model of cryptococcosis[J]. Eur J Pharm Sci,92: 235 - 243.

[11] GULLO FP,ROSSI SA,SARDI JDE C,et al. Cryptococcosis: epi- demiology,fungal resistance,and new alternatives for treatment [J]. Eur J Clin Microbiol Infect Dis,32( 11) : 1377 - 1391